投稿须知
  标题
   ...

如何表现中国传播研究的智慧?

作者: 单波

关键词: 传播研究 传播学研究 智慧 中国 议程设置理论 七十年代 科学研究 学术领域

摘要:从科学研究的节律上讲,三十年能赋予一个学者或一个学术领域以饱满的生命和成熟的思想。在传播学领域,我们可以数出许多三十年的辉煌:施拉姆从1943年开启传播学研究制度化历程,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传播学已结下丰硕的果实;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议程设置理论在三十年的发展中实现了理论思维的多维扩张;伯明翰的文化研究在三十年间走出英国,


上一篇:关于中国传播学教育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由功能主义向建构主义转化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版权所有  沪ICP4631453
地址:上海市邯郸路440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内  
邮政编码:200433